您的位置:世界门新闻网 -> 内幕 -> 内容

请分享到:
外媒:中共如何从加拿大偷窃冠状病毒作为生化武器
来源:   添加时间: 01/28/2020   发表时间: 01/28/2020   点击数: 83

外媒:中共如何从加拿大偷窃冠状病毒作为生化武器



【世界门2020年01月28日讯】去年一艘神秘的走私船从
加拿大走私冠状病毒,被抓获。由此追溯到在加拿大实验室工作的中共间谍。调查揭示这些间谍在为中共谋划生物武器。武汉冠状病毒爆发疑由生物武器实验室-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病毒泄漏引发。

据印度大博弈(GreatGameIndia)报导,埃及病毒学家阿里•穆罕默德•扎基(Ali Mohamed Zaki)博士从一个沙特阿拉伯病人的肺部分离出一种新型病毒。分离出来后,他鉴定出了以前未知的冠状病毒

2012年6月13日,一名60岁的沙特阿拉伯人被送往沙特阿拉伯吉达的一家私人医院,他有7天的发烧、咳嗽、咳痰和呼吸急促史。他没有心肺疾病或肾脏疾病的病史,没有长期药物治疗,也没有吸烟。

在常规诊断未能识别出病原体后,扎基与荷兰鹿特丹伊拉斯姆斯医学中心(EMC)的首席病毒学家罗恩•富奇耶(Ron Fouchier)联系,以寻求建议。

富奇耶把扎基发给他的样品病毒作了排序。他用一种广谱的“泛冠状病毒”实时聚合酶链反应(RT-PCR)作测试,区分许多已知的会感染人的、已知的冠状病毒的性状特征。

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NML)直接从富奇耶(Ron Fouchier)手中购得冠状病毒样本。据印度大博弈(GreatGameIndia)采访报道,冠状病毒被中国间谍从加拿大的实验室偷走。

加拿大实验室

报导说,冠状病毒于2013年5月4日从荷兰实验室抵达加拿大的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NML)。加拿大实验室培养了这种病毒,并用它来评估加拿大正在使用的医院诊断检验结果。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NML)的科学家们研究哪些动物物种可以被新病毒感染。

这项研究是与加拿大食品检验局的国家实验室(国家外来动物疾病中心)共同完成的,该中心与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位于同一大楼内。

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NML)长期以来一直为冠状病毒提供全面的测试服务。它分离并提供了SARS冠状病毒的第一个基因组序列,并于2004年鉴定出另一种冠状病毒NL63。

这家位于温尼伯的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NML)被中共间谍以“生物间谍活动”作为攻击目标。

中共生物间谍活动

该报导表示,2019年3月,在一次神秘事件中,来自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NML)的一批极毒病毒最终抵达中国。该事件引发了生物武器专家的重大丑闻,他们质疑加拿大为何向中国发送致命病毒。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NML)的科学家说,高度致命的病毒是一种潜在的生物武器。

经过调查,该神秘事件可追溯到在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NML)工作的中共间谍。四个月后的2019年7月,一群中国病毒学家被强行带离。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NML)是加拿大唯一的4级医疗机构,也是北美仅有的少数几家能够对世界上最致命疾病进行研究的单位之一,这些疾病包括埃博拉、SARS、冠状病毒等。

邱香果(音)–中共生物武器间谍

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NML)科学家与她的丈夫,另一位生物学家以及她的研究小组成员一起被带离了加拿大实验室,邱香果被认为是中共生物武器间谍。邱是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NML)特别病原体计划疫苗开发和抗病毒治疗部门的负责人。

邱香果是出生于天津的中国科学家。她最初于1985年从中国河北医科大学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并于1996年到加拿大攻读研究生。后来,她就职于曼尼托巴大学细胞生物学研究所和儿科学与儿童健康系,在温尼伯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NML)工作,未从事病原体研究。

据报导,转变是从2006年开始的。她自2006年后一直在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NML)从事致命病毒的研究。她2014年把她自己在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NML)研究的病毒运往中国,这些病毒有Machupo、Junin、裂谷热、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和Hendra等。

渗透加拿大实验室

邱香果博士已嫁给另一位中国科学家郑克定博士,他也在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NML)工作,主要从事“科学技术核心”工作。郑博士是一名细菌学家,后来转到病毒学领域。这对夫妇负责招了许多与中共生物武器计划有直接关系的中国科研机构的间谍做学生,把他们渗透到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NML),这些中国科研机构的名称如下:

1.长春军事医学科学院军事兽医研究所
2.成都军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3.湖北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4.北京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

上述所有四个中共生物武器机构都与邱香果博士合作,研究埃博拉病毒。军事兽医研究所也参与了裂谷热病毒的研究,而微生物研究所参与了马尔堡病毒的研究。值得注意的是,后者研究中使用的药物法维拉韦(Favipiravir)早先已经由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成功测试,名称为JK-05(最初于2006年在中国注册了日本专利),这种药物针对的是埃博拉病毒和其他病毒。

但是如果将冠状病毒、埃博拉病毒、尼帕病毒、马尔堡病毒或裂谷热病毒纳入其中,邱博士的研究将更为先进,并且对中共生物武器的发展至关重要。

加拿大的调查正在进行,现在的问题是,是否之前其它的病毒或基础制剂设法送到中国,发生在2006年至2018年间。

武汉冠状病毒

邱香果博士在2017-2018学年至少去了五次上面提到的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并于2017年1月获得了BSL4认证。此外,2017年8月,中国国家卫生委员会批准在武汉研究机构开展了涉及埃博拉、尼帕和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病毒的研究活动。

巧合的是,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仅20英里(约32公里),该市场是冠状病毒爆发的中心,被称为武汉冠状病毒。

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位于与中共生物武器计划相关的中国军事设施武汉病毒研究所。它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旨在达到4级生物安全标准(BSL-4)的实验室――最高的生物危害水平,这意味着它有资格处理最危险的病原体。

冠状病毒生物武器

武汉病毒研究所过去曾研究过冠状病毒,包括导致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或SARS的毒株、H5N1流感病毒、日本脑炎和登革热。该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还研究了引起炭疽病的细菌-一种曾经在俄罗斯开发的生物制剂。

“该研究所研究过冠状病毒(特别是SARS)”,曾研究中共生物武器的以色列前军事情报官员丹尼•肖汉姆(Dany Shoham)说,“SARS总体上包含在中国(中共)的BW计划中,并且在几个相关机构中进行了研究。”

肖汉姆并表示,目前并不清楚该研究所的冠状病毒研究是否专门用于生物武器开发,但有此可能。

他指出,过去外界就曾对武汉病毒研究所提出过怀疑,当时加拿大的一些华裔病毒专家曾违规向中国发送一批世界上最致命的病毒样本,包括埃博拉病毒。

当被问及新型冠状病毒是否可能泄漏时,肖汉姆说:“原则上,病毒的向外渗透可能是病毒泄漏,也可能是实验室的人员被感染但未发觉而带出实验室。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可能就是这种情况。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或迹象表明发生这种事件。”

据印度大博弈(GreatGameIndia)报导,乔治敦大学神经病学教授兼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生物武器高级研究员詹姆斯•佐丹奴(James Giordano)表示,中国对生物科学的投资不断增长,放松围绕基因编辑和其他尖端技术的道德规范以及政府与学术界的融合加强了这种病原体被用作生物武器的猜疑。


相关文章

14名协和医护人员感染武汉肺炎内幕曝光
生物战专家:武汉肺炎源头来自中共病毒实验室
从“近海”到“两极” 中共海军战略内幕
中共采矿背后黑幕:矿区百姓生活在毒源中
央视文件曝光 抢占国际舆论阵地 加大洗脑
佛州成中共间谍活动重点目标
敢言向松祚:就是那个人制造了中国经济的悲哀
中共在美国后院扮何角色?美将军揭内幕
美中间谍战四大战场
王立强受利诱和威胁始末
武汉市长将隐瞒疫情责任推给中央的背后
知情人:中南海担忧疫情亡党 密谋重点保住1
替中共在武汉建实验室 哈佛学者涉“千人计划
惧武汉肺炎疫情曝光 中共拒美专家驰援
体制内惊爆:武汉疫情爆发的罪魁祸首
北京原卫生高官:疫情失控人数暴增 官方不敢
武汉P4实验室疑为毒源 王延轶所长上位疑云
对抗危机先遮掩 中共陋习延误防疫先机
医学界揭开中共新“萨斯”黑幕
华春莹说漏嘴 牵出高层隐瞒疫情惊天黑幕
上篇:14名协和医护人员感染武汉肺炎内幕曝光 下篇:武汉市长将隐瞒疫情责任推给中央的背后

留言:

栏目: 首页 -> 内幕

网站首页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动态网 | 无界

Copyright © 2017-2020 mnewstv.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