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世界门新闻网 -> 社会 -> 内容

请分享到:
《红岩》作者罗广斌的悲剧人生
来源:   添加时间: 04/15/2020   发表时间: 04/15/2020  

《红岩》作者罗广斌的悲剧人生

 

 

一部《红岩》经过中共的大力推荐后,成为大陆人认清国民党“残暴、无耻”的重要途径。然而,事实证明,《红岩》是中共编造的,小说中很多情节都是假的,比如“中美合作所”的残酷,比如江姐的爱情和其遭受的酷刑,等等。资料显示,江姐根本没有遭受过什么钉竹签这样的酷刑,而且江姐还是第三者。

另据曾被打成右派的重庆作家杨本泉先生回忆,《红岩》的前身是1956年创作的回忆录《锢禁的世界》。当时,罗广斌、刘德彬、杨益言三位作者都没有写作经验,杨本泉就担任他们的辅导老师,并成为创作的主编,谁写什么,怎么写都由他负责安排。在杨本泉被打成右派后,罗广斌等三人就用《锢禁的世界》虚构成了《红岩》,并且还把他写的一首诗《我的自白书》,也胡乱地编进了《红岩》中成为陈然烈士的遗作。

无可否认的是,《红岩》的出炉以及江姐的“高大”形象影响了无数中国人,并在不知不觉中被中共强行洗脑。《红岩》的作者也成为青年心目中的“英雄”。不过,《红岩》的主要创作者罗广斌的下场也让人唏嘘不已。

1924年出生在重庆一个地主家庭的罗广斌,自小生活在非常优裕的环境中,被家人溺爱。其大哥罗广文早年入日本士官学校学习军事,回国后参加国民党军队,被晋升为国民党第七编队司令,统率17万大军,负有国民党西南防务重责。而不经世事、因爱情受挫后背叛家庭的罗广斌,听信了中共地下党员的蛊惑,于1948年加入中共,同年被捕,关押在重庆的渣滓洞、白公馆集中营。

罗广斌的父母曾到监狱中劝他不要再坚持,因为共产党是没有出路的,并希望他回归家庭,但遭到了他的拒绝。不过,由于罗广文的关系,罗广斌还是多少受到了一些“照顾”。1949年11月27日,国民党撤离前枪杀集中营内的中共党人,罗广斌等人幸免遇难。《红岩》书中称,罗广斌成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的幸存者。12月25日,也就是重庆被中共占领的第25天,罗广斌向党组织交上了长达几万字的《重庆党组织破坏经过和狱中情形的报告》。

1950年后,罗广斌先后任青年团重庆市委统战部部长、重庆市民主青年联盟副主席等。1962年,由罗广斌、杨益言合著的长篇小说《红岩》问世。小说以“中美合作所”集中营内“国民党监狱的黑暗”为主线,描述了渣滓洞和白公馆的恐怖:许多共产党员被酷刑折磨,他也在极为恐怖的监狱中坚持了400个日日夜夜。

从一些史料和其他人的证言看,《红岩》中有许多情节是杜撰的。比如除了江姐没有受过钉竹签的酷刑外,也没有证据显示中美合作所和军统的白公馆、渣滓洞等监狱有组织上的关系,但是却有证据显示他们没有关系。事实上,中美合作所乃是美国帮助国民党抗日的情报机构。显然,不少人之所以将中美合作所等同于白公馆及渣滓洞,主要是从《红岩》等文艺作品得来的印象。

据《重庆晚报》载文介绍,1966年文革爆发后,罗广斌等作家就向全市发表公开信成立战斗小组,并参与造反夺取了市文联领导权,在市级机关团体干部中最早造反。而文革中上海造反派“一月夺权”被中央肯定后,各地纷纷闻风而动,重庆也不例外。

1967年1月31日,支持夺权的北航红旗驻渝红卫兵率先抛出了批判罗广斌的文章《罗广斌很像革命造反派内部的定时炸弹》、《我们为什么要揪罗广斌》,攻击他的帽子一顶接一顶:“周扬黑线上的人物”、“与黑帮分子沙汀、马识途等关系十分密切”,“重庆文艺界最大的铁杆保皇分子”,“山城头号政治大扒手”……2月2日,重庆红卫兵革命造反司令部发令抓捕罗的命令。2月5日,红卫兵将罗从家中绑架并抄家;2月8日,夺权方的重庆市革联会宣告成立;2月11日,宣布市文联等反夺权组织为“反革命组织”、“保罗(广斌)组织”,勒令解散。

据当年看守罗广斌的人回忆,罗广斌被抓后,连续几十个小时被不间断轮番逼供,要求他交代“1949年‘11•27’如何被特务放出监狱的”。而对他打压最大的是一篇广播稿。据说,在罗广斌被关押期间,242部队广播了《罗广斌该抓》的广播稿,这个广播稿绘声绘色披露了罗广斌是“叛徒”的细节:“罗广斌这个大叛徒,是重庆黑市委组织部长肖泽宽包庇下来的……罗广斌打着‘造反’旗号跳出来,完全是铤而走险,孤注一掷,妄图伺机为四川和重庆的‘走资派’翻案!……”

2月9日深夜,罗广斌一支接一支地吸烟,还将清凉油涂在脸上,神态异常疲惫、痛苦不安。这样彻夜不眠到了10日早上,罗广斌端着洗脸盆被押到3楼厕所打水洗脸。趁人不备他爬上窗台,高呼“共产党万岁”后跳下,坠地后撞在台阶石梯上,当场死亡。在文革资料中,有张罗广斌死后所摄照片。罗右侧半边脑袋摔得稀烂,面部有一矢状裂口,大约27.5cm(由颈部后缘至面部鼻尖),残剩一只左眼,瞪得很大,其状十分惨烈。

其后,关于罗广斌的死因众说纷纭:是自杀还是他杀?是畏罪自杀还是以死抗争?是谋杀还是逃走时不慎坠楼?最终江青一锤定音:罗广斌是“叛徒”、是“反革命”。她表示:“罗广斌是罗广文的弟弟,有人替他翻案,我们根本不理他。华蓥山游击队,根本糟得很,叛徒太多了。”一时间“华蓥山游击队叛徒很多”、“川东地下党叛徒很多”的传言广泛传播。

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秋天,罗广斌的冤案才得以“平反”。罗广斌的命运究竟是谁造成的呢?地下有知的他应该有了答案吧。悔当初不听父母和大哥的劝!


相关文章

古代仁政与中共暴政
为何中国人结婚拜天地? 几则历史典故揭示真相
美国男子等待援助款 账户惊现820万美元
大陆民企现状:工厂机器被砸 失业者人山人海
崔永元点评“英国首相病危44万中国人点赞”
湖北惨剧:男主人死家中 家人又横尸县政府
济南至广州列车湖南侧翻 百余死伤
天气回暖武肺会消失? 哈佛教授详细解说
周润发母亲睡梦中辞世 疫情下低调举行丧礼
加国安省移民提名计划 上千名额半天抢光
刘亦菲演花木兰 挪威三天票房仅874美元
哈尔滨封闭小区医院挤爆 民众忧封城
《方方日记》与《日瓦戈医生》
上篇:古代仁政与中共暴政 下篇:刘亦菲演花木兰 挪威三天票房仅874美元
栏目: 首页 -> 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