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世界门新闻网 -> 观察 -> 内容

请分享到:
澳门取代香港是一场政治闹剧
来源:   添加时间: 12/20/2019   发表时间: 12/20/2019   点击数: 20

澳门取代香港是一场政治闹剧




【世界门2019年12月19日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是中共独裁者的天性。香港不听话,中共就要把它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废除。

中共废除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想法其实很早就有了,先是希望用上海、广州来替代香港,后来又希望用深圳来取代香港,结果都行不通。如今又想用澳门来取代香港,难道澳门就能行得通吗?

澳门取代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十大缺陷

从产业属性来看,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其实就是一个国际金融产业集群。而产业集群的形成,必须具备完整的供应链和服务链,从而带动下游的销售链,形成环环相扣、相互配合的产业族群。

产业集群的组织形式来看,它必须以市场为轴心,以龙头企业为主干,以众多中小企业的配套为辅助,以完善的服务配套为依托,在一定区域范围内,形成一个相互依托、相互配套的产业格局。除了在供应链和服务链上有许多先决条件外,它的形成还与一个国家的国情、政治环境、产业政策、产业历史、交通条件、地理环境、地方文化等因素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从目前澳门的情况来看,若要打造一个国际金融中心,至少有以下十大缺陷:

一、澳门缺乏国际金融业的市场氛围

澳门要打造国际金融中心,首先要以市场为轴心。可澳门缺乏的还不仅是市场,而更重要的是缺乏国际金融市场的氛围。

澳门是一座以博彩业闻名世界的中小城市。据澳门政府2019年公布的数据显示,陆地面积32.8平方公里,总人口67.2万人。2013年前,澳门博彩业占产业结构比重高达63.1%。后来受大陆政治影响,从2014年开始下滑,到2018年,博彩业占产业结构比重下降至49%。金融产业占结构比重16.38%,澳门所谓的金融业,更多是赌场黑社会放高利贷。而国际贸易占产业结构比重只乎为零。其它服务业几乎都是围绕着博彩业而生存。可谓是:赌业旺,行行旺;赌业衰,行行衰。

从澳门的市场氛围来看,无论是澳门本地人,还是外来客,他们当中大多数人要么是服务博彩业,要么从事放高利贷或洗黑钱,要么就是赌客。而从事正当国际金融和贸易的人几乎是极少数。更没有像香港这样的国际证券市场和国际金融市场。

中国政府有钱可以在澳门建无数高楼大厦、建金融市场,但有钱不一定就能营造出一个国际金融市场的氛围。

二、缺乏国际金融业的龙头企业

龙头企业是一个地区产业的骨干。香港之所以能够成为全球的国际金融中心,这与香港“四大家族”的贡献是密不可分的。

李嘉诚、李兆基、郑裕彤、郭得胜被称为香港“四大家族”,他们不仅支撑了香港的金融、物流、贸易、房地产等产业,同时他们也支撑了香港的各种金融产业配套。如:酒店、餐饮、学校、医院、教堂、传媒、律师事务所、会计会事务所、城市交通、会展等产业服务配套设施。

从澳门何、马、崔三大家族的产业来看,他们几乎都是靠博彩业和房地产业起家,所涉金融业更多是赌场放高利贷。如果澳门要打造国际金融中心,这三大家族只会把产业带向黑道。

像香港“四大家族”这样的本地龙头企业,决不是中国政府有钱、有政策就能造就出来的。

三、澳门缺乏各国优惠政策支持

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它首先是要得到世界各国认同,并给予各种特殊政策。如:独立关税区地位、护照免签、货币独立与自由兑换、产业标准通用、法律通用等。

从产业的角度来说,澳门想要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就必须要做到以下八通:人通(各国免签)、信息通(新闻自由)、钱通(货币国际自由兑换)、路通(交通条件国际化)、物通(物流国际化)、规则通(行业标准与国家法律国际通用化)、政通(政府间交往平等化)、文化通(语言、饮食、宗教信仰、教育、生活配套等国际通用化)。

若要满足上述八通,这决不是由澳门单方面就能做到的,这必须要世界各国来支持与配合。按照目前中国的外交环境,就是倾一国之力,也不可能实现上述八通,更不要说有钱就能办到。可只要其中有一项缺失,国际金融中心就会出现产业功能性残缺。这也是上海、深圳、北京、广州等大陆城市无法取代香港的原因。可澳门又能比这些城市好到哪里去呢?

四、澳门缺乏国际金融产业人才

国际金融中心需要国际化人才来支撑。在香港反送中运动中,一个20刚出头的大学生黄之锋,他就可以游走在西方各国政府,甚至比中国政府的外交官还要老到。这其中说明了什么呢?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香港之所以有无数个黄之锋,这不仅是香港的国际地位所造就,而是香港拥有与国际同步的教育体系及人才评价标准。这也是中共党文化体制下不可能具备的人才培育环境。

更重要的是,香港是一个国际人才多元化的城市,仅英美两国就有几十万人在香港工作,全港拥有各种外来人才就达上百万之多,这种人才环境决不是澳门可比的。

澳门除了拥有国际博彩业人才外,其它人才本身就很贫乏。这一点从澳门几任特首的普通话水平就能说明问题。以现任特区行政长官崔世安为例,由于他的普通话水平强差人意,经常闹出笑话,他甚至用普通话把自己名字“崔世安”三个字读成“吹屎眼”。可见,澳门人的综合素质比香港人要差多远。

五、澳门缺乏地域品牌作支撑

区域品牌是发展产业的门面,也是一个城市的国际形象。如香港:它在全球有着东方明珠的美誉。而人们一提到澳门,首先就会想到世界四大赌城之一,澳门的赌场与黑社会闻名世界。甚至还会想到,这座城市的首席长官都是黑社会老大轮流坐庄。

从理论上讲,区域品牌包含着品名、品级、品味、品德等四个评价要素。品名是指地名;品级是指该地区在国内外的城市排名及等级;品味是指该地区与其它地区的差异化(特色);品德是指一个地区的人文环境及文明程度。

从区域品牌的评价要素就可以看出,作为以赌场和黑社会著称的澳门,其品级、品味、品德几乎与缅甸金山角是同一个类别,同耶路撒冷、热那亚、都灵、马赛、利物浦、斯特拉斯堡、盐湖城、塞维利亚和蒂华纳同一个城市等级。根本就不适合打造国际金融中心。你想,一个正当的生意人,又有谁愿意跑到澳门这种地方去投资做钱生意呢?正所谓:土匪窝里开钱赃,人才两空。你想,中国政府投资再多,它能洗白澳门的城市品牌吗?

六、澳门缺乏城市基础设施配套

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城市,它的基础设施配套至少要满足以下条件。如:国际金融结算中心、国际购物中心、国际人居中心、国际休闲旅游服务中心、国际人才培训中心、国际人才交易中心、国际产业研究中心、国际信息咨询中心、国际法律服务中心、国际货运中心、国际客运中心、国际化政务服务中心等。这些中心可不是挂块牌子就能了事的,而是真正要实现国际化运行。

从澳门区位条件来看,陆地面积只有32.8平方公里(相当大陆一个乡镇的面积),总人口67.2万人(相当大陆一个中等县区的人口)。澳门是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区之一。

凡是去过澳门的人都知道,其城市的增容性是非常有限的,仅凭澳门的产业用地条件是不可能打造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的。惟一的可能,就是将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用地扩展到大陆珠海。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澳门的城市自由度又等于打了折扣,与大陆城市几乎等同。其特区优势也将完全失去。

七、缺乏完整的产业链

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它首先具备了非常完善的产业链。这也是香港的金融产业的核心竞争力。

澳门要想打造国际金融中心,首先就要构建完备的产业链。从金融业的产业链要素来看,一是资金或资本;二是专业人才;三是制度;四是各项产业配套。

从目前澳门的条件来看,要想把全世界的知名银行、投行、券商等引到澳门是很困难的,何况专业人才、制度和各项产业配套等产业链要素都不完备。而产业链要素也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尤其是一个城市的软实力。

注:如果中共要把香港大陆化,其人才、制度等优势将会彻底失去,国际资金或资本也会很快撤离,产业链将会迅速断裂,香港的国际竞争优势也将会大大减弱。

八、投资者在澳门缺乏安全感

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澳门必须要给投资者一种安全感。按照全球城市安全评价标准,城市安全有四大要素,如:数字安全、卫生安全、基础设施安全和人身安全。然而,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它还更加注重政治环境、城市信用、新闻自由、信仰自由、法制环境等。

据《经济学人智库》(TheEconomistIntelligenceUnit)公布2019年全球城市安全指数,香港因今年发生反送中运动,其城市安全指数由两年前的全球第9位跌至今年的20位,评分的四大范畴中,只得“个人安全”一项位列全球前三名。尽管如此,香港还是比澳门更有安全感。

澳门作为世界四大赌城之一,其城市安全感与香港、东京、伦敦、纽约、新加坡等国际金融中心城市相比,澳门还是存在很大差距。而这种安全感又决不是政府花钱就能买到的。

九、澳门缺乏金融产业的文化土壤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澳门是赌场文化,香港是钱庄文化。这两座城市的产业文化都传承了上百年,而城市的产业文化又浸染着这座城市的每一个人。也就说,澳门人都会做赌钱的生意,香港人都会做经营钱的生意。可赌钱和经营钱又是两码事,赌钱更多是靠运气,而经营钱更多是讲究技能和学问。因此,这两座城市的文化是截然不同的。也就是说,澳门是投机文化,香港是投资文化。

从产业集群形成的环境需求来看,地方文化就是产业生长的土壤。从这种意义上讲,尽管澳门与香港两座城市相距只有60公里,甚至都是特别行政特区,但澳门与香港的产业土壤却是天差地别。

因此,如果中国政府要把香港的金融产业强行移植到澳门,就好比把广东的荔枝树移栽到黑龙江一样,它不可能成活,就是树成活了,也不可能开花结果。

十、澳门缺乏良好的国际政治环境

国际金融中心本来就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产物,社会主义国家从制度上就不具备搞国际金融中心的条件。

中共政府希望澳门取代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不外乎有两个原因:一是港人“不听话”,一心要追求民主自由,而澳门人就像大陆人一样“听话”,中央好管理。二是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欧盟28国都相继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在香港的政治空间将会被大大压缩,而澳门就不一样。其实这是一种非常愚蠢的想法。

这些国家之所以没有给澳门立法,是因为澳门与这些国家的利益毫无关联。若中国政府要把澳门打造成国际金融中心,这些国家要么就不参与,若要参与,同样会像香港一样推出《澳门人权与民主法案》。只要是国际金融中心,就不可能任由中共政府自导自演,更何况中共政府口中还天天高喊着马列主义,与西方民主国家为敌。

如果地方文化是产业生长的土壤,那么,政治环境就是影响产业生长气候。因此,澳门要想打造国际金融中心,首先就缺乏一个良好的国际政治环境。而这种环境又不可能靠大撒币就能换来的。

结论:又是一场政治闹剧

香港既是一个国际金融产业中心,又是全球第七大贸易经济体。根据2018年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排行榜,香港力压新加坡、东京,成为全球第三大国际金融中心,与纽约、伦敦并称为“纽伦港”。

从全球金融产业集群的角度来看,香港、新加坡、东京、纽约、伦敦等都属国际金融产业集群城市。这些城市的金融产业都是经过了百年洗礼和培育才形成今天的产业集群。而一个城市要形成产业集群,它又必须要具备许多先决条件。而有些条件又决不是用政府的行政命令或加大投资就能满足的。

因此,北京想通过发展澳门的金融产业来取代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最终只会给国际社会增添一场政治闹剧


相关文章

文革正在向我们走来
被中共当枪使的邓炳强未来的下场难以预料
中共内部的秘密不断被海外曝光
中共特工的恐慌与退路
贸易战下中国粮食危机 恐爆动荡
章家敦:中共若报复香港法案或自取灭亡
2019中共大败
中共打击杀戮港人是藐视和抗击全世界
港共区选的历史性崩盘
习近平在假睡?川普对中共黑金下手
大陆在职人员每天强迫学“学习强国”
上篇:文革正在向我们走来 下篇:大陆在职人员每天强迫学“学习强国”

留言:

栏目: 首页 -> 观察

网站首页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动态网 | 无界

Copyright © 2017-2019 mnewstv.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