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门 首页 | 内幕 | 白宫 | 北京 | 热点 | 禁闻 | 透视 | 焦点 | 贸战 | 高层 | 要闻 | 动向 | 秘闻 | 社会 | 国际 | 华为 | 朝核 | 奇闻 | 观察 | 时事 | 政局 | 经济 | 官场
您的位置:世界门新闻网 -> 观察 -> 内容
“反送中”将满三个月
来源:   添加时间: 09/07/2019   发表时间: 09/07/2019   点击数: 16

“反送中”将满三个月

 

 

8月31日在太子站香港警察追打示威者事件是“反送中”运动开始以来,最暴力的一夜(路透社)

从6月9日百万人上街要求香港政府撤回逃犯条例修正草案至今,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即将于下周届满三个月。然而,过去几周,示威群众与香港警察之间的暴力冲突却也不断升级。两名目睹8月31日太子站暴力事件的香港人告诉德国之声,他们对港警的信任已荡然无存。

持续了13周的香港“反送中”运动即将在下周一(9月9日)满三个月,然而,香港街头的氛围却也从6月9日的和平游行,演变成人人自危的暴力冲突现场。8月31日在太子站发生的香港警察追捕示威者事件,堪称是“反送中”运动开始以来,最暴力的一夜,而当晚目睹事件发生经过的香港人,至今仍余悸犹存。

香港厨师联盟的主席吴志辉当时在太子站准备转乘荃湾线的列车,但在车门呈现开开合合的状态长达20分钟之后,该列车突然宣布停驶,而站台上的港铁职员也立即要所有乘客离开车站。他告诉德国之声:“当港铁职员宣布太子站封站后的两分钟,一群防暴警察跟速龙小队突然冲进站台,开始追打穿黑衣服的示威者或年轻人。速龙小队把示威者从车厢推到站台上,然后开始用警棍瞄准他们的头打。”

根据吴志辉的叙述,港警在车厢内不断搜寻年轻人或穿黑衣服的示威者,而他也目睹警察在追捕过程中,朝示威者喷胡椒喷雾,而当示威者被制伏在地后,警察仍不时用脚去踢示威者。他回忆起:“警察把两名年轻人从车厢拖到站台上,并他们按在地上。其中白色衣服的年轻人全是血,当我想靠近看看他情况时,拿着警棍的便衣警察便逼我后退。旁边也有不少年长乘客看到警方仍持续用脚踢被制伏的示威者,便喊着‘都制伏了,不要打啦。’”

“我怕他被警察打死”

吴志辉并非当晚唯一目睹这场暴力镇压的港铁乘客。陈小姐当晚与先生跟朋友一家人从旺角搭车到太子站时,正好在示威者与乘客起冲突的车厢内。陈小姐说,双方在车厢内对骂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而当车抵达太子站时,她听到像是双方打起来的声响。她告诉德国之声:“当车抵达太子站后,我与先生便想在站台上等下一班车,但突然太子站内响起警报,而港铁职员也开始广播说太子站停止所有服务,要乘客都离开。我跟先生因为听到站外有很多警察,所以还是决定留在站台上。”

然而,一群防暴警察突然出现在太子站的站台,而陈小姐表示,这些警察立即冲入车厢去追捕示威者。她说:“我看到一群警察把一个示威者从车厢中拖出来,把他推向一面墙,接着那个示威者就倒下。他倒地后,一群警察便上前压住他,然后开始用警棍开始打他头。因为我距离很近,我当时很怕那个男生会被警察打死。”

她向德国之声表示,虽然她当下很想跟警察说别在打那位施威者了,但她马上回想起数天前,一名男子因为质问警察为何暴力对待示威者,而立即被警察打倒在地。她说:“当时我脑中都是那些片段,所以即便我心中很想说那些话,我也不敢说出来,因为我真的非常害怕。”

“港府已失去管理社会的能力”

在过去13周香港街头抗争的过程中,“警察暴力”逐渐因警民暴力冲突升级,而成为整个“反送中”运动的核心诉求之一。专家也观察到,警方的策略在这段过程中,也渐渐从驱散群众到对示威者及知名倡议人士进行大抓捕。在他们眼中,这样的策略转变已彻底毁坏了香港警察的形象。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政治学教授王慧玲表示,香港警察原本是被民众视为亚洲最佳典范,但过去几周的施暴策略已重创了香港警察的形象。她告诉德国之声:“当一个原本应该替政府在社会中守护法治与安全的角色突然变成施暴者时,这也会开始影响民众对政府的看法。”

此外,王慧玲也认为过去几周的暴力事件已完全抹灭香港人民对警察的信任,而香港人也开始怀疑香港警察是否真的与地方帮派有所勾结。她说:“自从元朗暴力事件后,香港示威者只要看到警察,便会开始对他们高喊‘黑社会’。这代表他们已认定警察与地方帮派是有勾结的,而当一个社会对警察的信任度降到这么低的程度时,我认为政府已失去管理社会的能力了。”

在林郑月娥周三(9月4日)宣布正式撤回条例后,不少香港示威者仍在社群媒体上要求港府针对五大诉求一一做出回应,而这其中也包含了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来探讨警察暴力的议题。对许多人来说,过去三个月香港政府坚持不回应示威者诉求的决定,已对香港社会造成严重伤害。

过去三个月积极参与各项示威行动的张小姐告诉德国之声:“现在整个运动的焦点早已不在逃犯条例上,大家更关心的是警察殴打市民或以暴动罪逮捕示威者的情况。然而,林郑月娥完全没针对这个议题作出响应。”

目睹太子站暴力事件的陈小姐则说,在8月31日之前,虽然她透过媒体得知不少港警对示威者施暴的情形,但她仍选择相信其中还是有一些好的警察。然而,这些信任在8月31日那晚之后,已不复存在。她说:“经过太子这个晚上,我是永远不会再信任香港警察,除非有一天他们真的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或是愿意负一些法律责任。”

多伦多大学的王慧玲教授认为,现在的情况与氛围也迫使一些香港示威者采取更激烈的手段来抗争,因为他们认定这是唯一能迫使政府做出回应的方法。她告诉德国之声:“通常示威者会希望透过非暴力的方式来说服更多人加入抗争行列,但香港的社会运动从没有这个问题。对香港示威者来说,他们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引起香港与中国政府的注意,而从现在香港街头的局势来看,似乎真的是得透过比较激烈的行动才能迫使政府做出回应。”

王慧玲认为香港现在已走上一条不归路,而她也不认为香港政府能在短期内找到结束这场运动的方法。在她看来,即便这场运动暂时落幕,随着运动所产生的动能却会在香港社会中持续蔓延。她说:“在尘埃落定之时,这场运动很可能以地下化的方式延续,而这将会是令北京十分头痛的发展。”


相关文章

港人的自白
惨遭洗脑的大陆民众被煽起狂热的仇港情绪
中共丧失信誉 笨拙的宣传如今已经没人相信
中国还需要香港吗?
818漫天暴风雨 百万市民不再各自爬山
香港抗争新模式将化零为整
习大王的三面战场
三百小战狼现身多伦多的撑香港反暴政集会撒野
《逃犯条例》不必修订了
对付香港中共首贴恐怖主义标签 意欲何为?

上篇:港人的自白

留言:

栏目: 首页 -> 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