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门 首页 | 内幕 | 白宫 | 北京 | 热点 | 禁闻 | 透视 | 焦点 | 贸战 | 高层 | 要闻 | 动向 | 秘闻 | 社会 | 国际 | 华为 | 朝核 | 奇闻 | 观察 | 时事 | 政局 | 经济 | 官场
您的位置:世界门新闻网 -> 国际 -> 内容
美特别报告:基因检测诈骗个资 专骗老年人
来源:   添加时间: 09/28/2019   发表时间: 09/28/2019   点击数: 20

美特别报告:基因检测诈骗个资 专骗老年人

在美国,基因检测方面的医疗保险费用近年来突飞猛进。图为示意图。(ShutterStock)

你经常会在健康及卫生展览会、宗教信仰场所、公园和老年人聚居区看到基因检测销售代表。他们宣称自己是在为老年人提供一个进行基因检测的机会,以了解他们或他们所爱的人是否有患癌症的风险。这些销售代表说,他们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免费的口腔拭子。
但美国联邦调查人员说,事实上,这些销售代表是一个新兴欺诈形式的一部分,该形式有可能成为医疗保健欺诈的下一个大前沿:基因检测。简单的说,就是为老年人进行完全不必要的基因检测,然后从他们的医疗保险中获得数以万计的美元。

据路透社(Reuters)报导,负责对此类诈骗进行调查的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监察长办公室(Office of Inspector General)助理监察长西蒙•里奇蒙(Shimon Richmond)就该问题表示,他的办公室已经源源不断地收到了关于基因检测的投诉。在2018年,监察长办公室每周能接到一到两起此类投诉。但现在,他说,诈骗举报热线每周会接到多达50个电话。

里奇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正在全美国范围内对这一领域进行调查。它不仅限于一个地理区域。这触及了每一个角落。”

ADVERTISING

据一名执法官员透露,正在由多个执法机构联合进行的关于利用基因检测进行欺诈的调查总共有300多个。由于这些调查尚未公开,这名官员要求匿名。这个从2015年开始出现的不同寻常的医疗保险欺诈模式近期引起了相关调查案件的激增。调查人员正在审查此前提交给联邦医疗保险计划的所有账单。

在美国,基因检测方面的医疗保险费用近年来突飞猛进。路透社的一项分析发现,针对美国老年人和残疾人的公共保险计划“老年医保”(Medicare) ,基因检测的支出从2015年的4.8亿美元跃升至2018年的11亿美元。这些数字中还不包括为低收入者服务的各州医疗补助计划的相关支出,也不包括私营保险公司提供的补充医疗保险计划支出。

根据相关法律,所有检测实验室的基因测试必须由治疗特定病情的医生签署才能进行。

一些调查人员和患者告诉路透社,在正在审查的案例中,基因检测营销人员让老年居民交出他们的医疗保险或医疗补助信息,以及他们的驾照和其他身份信息,并告诉他们,将会免费为他们采集口腔拭子,以便帮助他们了解自己患癌症的风险,或者他们的基因是否可以预示他们对药物治疗的反应等等。然后,他们让某个医生签字批准检测,并将拭子棉签送到检测实验室,之后获得医疗保险的付款。

但是实际上,许多实验室的检测都与病人的病史无关,熟悉此类诈骗手段的调查人员和接受路透社采访的病人透露,一些医生在要求检测的文件上签字时并没有与病人接触。调查人员说,涉案公司将数千美元保费装入口袋,其中的一部分给了医生,但是老年人却几乎得不到任何好处。

美国司法部刑事司法部助理部长布赖恩•本茨科夫斯基(Brian Benczkowski)估计,过去几年提交的欺诈保险账单总额预计将“超过10亿美元”。他把针对老年人的欺诈性基因检测称为“打击联邦医疗保险欺诈的下一个重大前沿。”

本茨科夫斯基对路透社表示:“这些企业犯罪分子一直在想方设法通过诈骗获得巨额资金。”联邦调查人员说,由于医疗技术的进步和这项技术的普及,基因检测成为一个现成的目标。诸如“23 & Me”等公司已进入主流市场,其以199美元的价格向消费者直接提供健康和血统基因检测。他们的成功引起了那些想要利用这一趋势的骗子们的注意。

美国卫生和公众服务部下属的健康信息和咨询办公室(Office of Healthcare Information and Counseling)代理主任丽贝卡•金尼(Rebecca Kinney)对此表示,老年人们应该警惕可能被欺骗的危险信号,任何基因测试都应该由他们自己的医生决定进行。

她说:“我们真正试图告诉人们要注意的是,在任何形式的营销计划或欺诈计划中,是否出现了‘免费给你’或‘如果你有医疗保险就免费’这样的短语。”。

以老年人为目标

2018年2月,居住在佛罗里达州的德尔雷比奇(Delray Beach),珍妮特•普特拉(Janet Putrah) 参加了她的公寓社区委员会举办的“脸颊擦拭”(Cheek swabbing)活动。

她说,这些被送到一个叫做“克里奥实验室”(Clio Laboratories)的测试,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当她得知实验室后来给她的医疗保险 B Part开出了超过3万美元的账单,保险支付了超过1.2万美元时,她感到十分震惊。

她在给公寓管理委员会的投诉信中写道,测试结果“毫无用处。”“测试结果里面有一页又一页的关于各种毒品的信息。它列出了12种我可能有不良反应的药物。但我没有服用过任何所列出来的药物。”

普特拉说,她之所以参加测试,是因为她的祖母死于结肠癌,她被告知这项测试将由医疗保险支付。2018年7月,她联系了联邦医疗保险,对她的账单表示担忧,然后在2018年12月,她拨打了监察长的欺诈热线,并转发了证明文件。

她说:“他们从我这里骗走的钱都是纳税人的钱,”“这太疯狂了。”

为联邦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enters for Medicare & Medicaid Services)工作的医疗保险欺诈问题专家让•斯通(Jean Stone)经常作为专家证人出庭作证。他说,普特拉收到的检测结果几乎“毫无用处”。

斯通在谈到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时表示:“他们支付了本不该支付的1.2万美元,”并称该测试“浪费了纳税人的钱”。

她问道:“有谁得到测试结果了?”“他们甚至不知道这个女人的医生是谁。”

另一位公寓住户阿琳•帕拉克(Arlene palack)也透露说,她的Humana医疗保险计划在2018年为她的口腔拭子的4625.42美元账单支付了其中的2225.17美元。一位发言人表示,Humana医疗保险公司对基因检测欺诈和被滥用导致的“日益严重的卫生保健问题”表示关注。

在今年8月接受路透社采访之前,帕拉克自己一直没有收到检测结果。她是主动打电话给实验室询问之后才拿到了结果的。

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enters for Medicare and Medicaid Services)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委员会已经采用了一种“激进”的方式来解决欺诈预防问题。

普特拉和帕拉克都是参加了公寓共管委员会的“面部擦拭”活动,该委员会现任财务主管珍妮特•谢弗(Janet Shaver)说,该委员会的领导层已经发生了变化,但她打算继续跟进,“让尽可能多的人知道这件事。”

“克里奥实验室”的法律总顾问维多利亚•纳默森(Victoria Nemerso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的检测结果是正确的,并且“拥有为医生和患者提供重要检测和实验室服务的丰富经验”。她补充说:“我们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资源来履行我们的法律职责。”

很多其他公司也在利用基因检测的热潮

在加利福尼亚州,珍•里夫斯(Jean Reeves)、卢拉•塔姆(Lura Tamm)和帕蒂•法尔肯伯格(Patti Falkenberg)三人回忆说,她们在2019年2月的一次免费活动中被一个叫朗达•布特曼(Ronda Butman)的可爱女子用棉签擦拭了脸颊。

布特曼是一名基因测试销售代表,后来她告诉路透社,她和两家不同的营销公司签订了合同。其中一个叫做My DNA Cancer Testing,另一个叫做Med Molecular。

这些妇女说,当时布特曼告诉她们,基因测试可以帮助她们预测是否有患癌症的风险,并告诉她们,她们的基因可以如何影响她们的身体代谢所服用的药物,这是一个被称为“遗传药理学”的新领域。

这三个人都回忆说,她们被告知癌症和药物基因检测只会花费医疗保险几千美元。她们还被告知,她们所需要提供的只是一份DNA样本、医疗保险卡号码以及其他敏感个人信息。她们都提供了这些信息。

但路透社(Reuters)查阅的医疗保险福利解释声明显示,德克萨斯州阿灵顿市一家名为 Spectrum Diagnostic Labs LLC 的实验室曾在两起案件中试图向医疗保险公司为每位患者收取超过1.5万美元的费用,结果收到了约5000美元的付款。

法尔肯伯格表示:“我很担心我的个人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障信息。”“我总在想‘天哪,他们已经得到了我所有的个人信息。”

记录显示,这些测试得到了一位医生的批准,这位医生就是科尼利厄斯•J•欧里尔(Cornelius J. O’Leary)医生。她们说从未同这位医生见过面。公共记录显示,在参加基因检测之前,欧里尔曾在2012年申请破产,在2015年被判犯有殴打轻罪。在2012年和2014年的两起诉讼中,他称执法官员对他进行骚扰,并利用反恐手段剥夺他的睡眠。

路透社记者无法联系到欧里尔请其置评。他没有回复多个电子邮件或多个电话号码的质询,这些号码都是他所列出的。他的一位亲戚也拒绝帮助路透社与他取得联系。

基因检测销售代表布特曼说,她后来辞去了在My DNA Cancer Testing公司的工作。另一家公司 Med Molecular 随后也关闭了其基因检测及推销业务。

从那以后,布特曼又回去找那些她曾经收集过面部拭子的人,警告他们检测的费用可能不合适。她说,她已经向几个州的总检察长提交了投诉,反对My DNA Cancer Testing公司所进行的检测,她担心一些实验室的账单过高。

布特曼说:“我觉得自己像个受害者,”但她说,自己的参与帮助了那些有患癌症风险的人。

My DNA Cancer Testing公司的创始人杰瑞•菲佛(Jerry pfeiffer)告诉路透社记者,他们是与另一家公司签订了推销合同,他的公司并未与实验室或医生进行直接的联系。他说,已经与My DNA Cancer Testing断绝了关系,并从4月份开始停止为那些与实验室打交道的公司收集面部采样。“我们从未与任何医生或实验室进行过任何互动,”菲佛说。

另一家公司 MedMolecular 的前运营副总裁莫尼克•德克特(Monique Deckter)表示说,她的小型营销公司与一家更大的分销商签订了合同,这家分销商帮助推动测试,这些测试样品后来被送往 “光谱诊断实验室”(Spectrum Diagnostic)。她说,她在2019年4月关闭了MedMolecular公司,因为她被告知所合作的远程医疗公司没有严格遵守医疗保险规则,她为此很担心。

“光谱诊断实验室”的一名律师胡斯托•门德斯(Justo Méndez)回应说,他们收到的每一份样本都附有医生签署的医嘱和病人同意书。他说:“ Spectrum Diagnostic有适当的程序来确保转诊医生提供的必要文件符合要求。”

他说,账单金额由第三方处理,公司与医生没有财务关系。

该公司负责人佩里•霍洛韦(Perry Holloway)表示,他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他的律师萨米•哈利勒(Samy Khalil)表示,他的当事人“不知道、也没有故意参与任何欺诈行为。”

调查人员和几位销售代表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在全美范围内出现的一个普遍趋势是,一些营销公司通过招聘网站上的广告来吸引销售代表,并承诺,他们每收集一个棉签送到实验室,就能获得200美元到1000美元以上的收入。

调查人员警告说,在某些情况下,这种付款可能被解释为回扣。反回扣法禁止用医疗转诊换取与联邦医疗保健计划有关的奖励或任何有价值的东西。2018年,国会将此类案件的最高刑期提高了一倍,达到每起违反行为将获刑10年。


相关文章

加拿大亲共政客陈国治再遭加主流媒体曝光
英国驻香港外交官在深圳被行政拘留15天
研究报告:美国在印太地区不再享有绝对军事优势
退出《中导条约》后 美国试射中程导弹
柏林怀疑中国从事工业间谍活动
美正式宣布批准对台重大军售
日韩外长北京会谈前夕双方言辞缓和 没有让步迹象
欧盟及加拿大发表联合声明 强调维护香港和平集会自由及自治
美媒:中共镇压将代价惨重
日韩贸易争端 你需要知道的几件事
俄罗斯反对派在莫斯科举行大规模集会
“弹劾门”真相:美乌总统通话全文翻译

上篇:加拿大亲共政客陈国治再遭加主流媒体曝光 下篇:俄罗斯反对派在莫斯科举行大规模集会

留言:

栏目: 首页 -> 国际